公司新闻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交叉互惠式的研究方法

时间:2019-05-20 14:22 作者:admin 点击:

圭多·卡拉布雷西于1932年10月18日出生于意大利。他的父亲马西莫·卡拉布雷西是一位心脏病学家,母亲比扬卡·卡拉布雷西是一位研究欧洲文学的学者。他们都参与了抵抗意大利法西斯主义的运动,他父亲曾于1923年被关押和殴打。
与人们通常想象中的“难民”不同,卡拉布雷西一家很快融入了美国社会,找回了原来的职业发展轨道。圭多的父母亲都于1940年进入耶鲁学习。
作为“耶鲁二代”,圭多的求学生涯就像是美国优秀学生的标准履历,是“美国梦”的宣传广告。多年受教于凯恩斯主义顶尖经济学家的经历使他走上了一条与芝加哥学派的法和经济学家不同的道路,即不迷信市场、强调政府在实现分配正义方面之作用的“中左”或社会民主主义道路。
在耶鲁法学院就读期间,他是《耶鲁法律学刊》编辑,毕业后在美国最高法院担任胡果·布莱克大法官的司法助理。之后,他回到耶鲁法学院任教,并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正教授,迄今仍然保持着“耶鲁法学院史上最年轻正教授”的纪录。他于1985年至1994年担任耶鲁法学院院长。1994年,他被克林顿总统提名为美国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法官。
圭多的整个学术生涯与耶鲁密不可分。他对耶鲁的忠诚以及耶鲁对圭多的厚待使双方都获益匪浅,证明了圭多后来反复论证的权利与义务的相互性。
当清华大学的冯象教授于1980年代到耶鲁法学院读法律博士的时候,正值圭多担任法学院院长的时代。他写道:“耶鲁法学院的左翼‘出走’哈佛以后,‘耶鲁就变了哈佛’,用邓肯的话说。果然,迎新派对上,我被分在院长圭多·卡拉布雷西夫妇那一桌,院长太太说:你看,我们这儿除了圭多,全是哈佛来的。”
正是通过圭多的努力,耶鲁法学院不仅稳定了教师队伍,平息了新一轮的学生激进主义运动,还使耶鲁法学院在他离任时(1994年)成为美国法学院排名中的第一位,并且保持至今。
如今,虽然他已在2009年获得了“资深法官”的待遇,可以自由决定是否听审,但他仍然坚持审案并在耶鲁法学院授课,常规性地穿梭于纽约和纽黑文之间。他是耶鲁法学院的镇院之宝,师生心目中永远的“老院长”。
法和经济学作为一种思维方式可以追溯到现代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他不仅留下了《国富论》《道德情操论》《法理学讲义》三部分别研究经济学、伦理学和法学的作品,而且在每一部作品中都并非采用一种单一的方法来研究一个单一的问题。他透过经济来看伦理和法律,也透过伦理和法律来看经济。这也正是圭多此书所提倡的交叉互惠式的研究方法。
而圭多心目中的法学,是一种特定的法学,即20世纪三四十年代以耶鲁法学院为重镇的现实主义法学。正因如此,他把那个时代的主要代表人物亚瑟·科宾的一封信作为附录收入本书,借以告诫学者们:“应用外在学科的方法,但如果这种方法不能解释法律世界,请不要就此抛弃这个世界;反之,这时你应该想想,这个世界能否帮助你改进那个学科,使之变得更加深刻,更有解释力。”
实际上,这一告诫不仅适用于应用外在学科方法的人士,更适用于使用学科“内在方法”的形式主义者们:当你的理论无法解释现实时,不要说现实错了,而要想想你的理论有什么问题。毕竟作为二阶观察者的学院派学者,不能总是根据一种人为建构出来的、貌似逻辑完备的理论去对法官、检察官、律师等行动者指手画脚,正像一位医学院教授不会总是说临床医生的操作不符合教科书或学科经典。